红红火火火火火

Face Blindness*脸盲症【生物课开的Jaydick脑洞…

一次出任务回来的Jason因为大脑皮层某部分神经受损(大概是由于某次负伤或者是泡拉撒路池的后遗症…),看到每个人的脸都是一样的,根据面部特征他认不出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最熟悉的,家人甚至是恋人。

Roy和Kori早就不知道跑到哪个星球快活去了,当他和Roy最后一次视频,发现自己看着那张顶着一头红发的贱兮兮的脸感到那么奇怪和疏远时,他觉得自己的大脑要裂开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也暂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有一天他在脑海里尝试拼凑起Dick的面容但终以失败告终,Jason真的慌了。

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和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交流了,再这样下去,Jason有种预感,他大脑失去的就不只是分辨人脸的能力了。

求助。求助吗?求助谁?即使我找得到那个人,我能认得出他来吗?我能信任他吗?如果我再伤害到他怎么办?

Jason脑子里浮现出的第一个人名当然是Dick,他曾经仰慕的人,他曾经的大哥,他曾经的恋人。他想去布鲁德海文找Dick,但他没有可行的计划,他甚至不知道Dick是否在那里,他是否会收留他并帮助他。可他还是一遍遍地在脑海里重复这个愚蠢的名字,生怕哪天早上醒来连这个人的存在都记不得了。

结果还是无处不在的老蝙蝠他们找到了他(somehow…),当然了,Jason丝毫不相信眼前这个自大地宣称着能帮助他的混蛋,蝙蝠面具下的那张脸比普通人的显得更加模糊,模糊得可怖。但他还是没看到那抹熟悉的蓝色,幸好他对颜色和形状的感知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们试图把Jason接回韦恩大宅再尝试治疗。

然而,这种满眼都是陌生人带来的恐惧感再加上原本就有些多疑(傲娇)暴躁(易炸毛)的性格使他更容易狂怒和抑郁,Jason在这无尽无望的恐慌中拼命用自己伤人的刺防御着所有人,包括好心帮他的人们。他在恶性循环的黑夜里越陷越深,因为他的那道阳光,那唯一一个或许能拯救他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Dick不知道去了哪个偏远的鬼地方出任务。

Jason终究是耗尽了蝙蝠家每个人的耐心,每个人,除了Dick。他们悄无声息地抛弃了Jason,就像上次一样,只不过是一种更加隐晦的方式,Jason是这样想的。就算他根本认不出他们任何一个人,他仍然感觉到了内心的疼痛,这疼痛远甚于几万次被小丑用铁扳手击打。

Dick没有戴任何面具,完全不遮掩身份的义警就这样出现在Jason面前,当Jason在午夜哥谭的街头像个游魂一样飘荡的时候(Jason喜欢在这个时候出来走走只是因为这个时间那些一模一样的面孔少些)。只是他没带面具这一点真的一点正面作用都没起到,所以当这个穿着一身夜翼制服风尘仆仆(刚出任务回来都没来得及回趟大宅),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的陌生人凭空出现在Jason面前,说着“小翅膀跟我回家吧”这样只有Dick Grayson才会这么温柔地跟他说的话时,Jason选择给了他一拳。

他拒绝相信,因为无论这个陌生人模仿得多像Dick,他都没法承认这是他记忆里认识的那个Dick,无论他有多么想冲上去把这个人揉进怀里叫他Dickie bird,他都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这个人不是他,看他的脸,这不是Dick。

Jason此刻只想干脆一枪嘣开自己愚蠢无用的脑子,他竟然不敢认出一个他在这世界上最在意的人,而且这家伙还丝毫不因为小腹受了他的一拳而恼怒(当然Jason没有下手太重),反而抱着臂歪头笑吟吟地看着沉思中的Jason,似乎在等着他幡然醒悟,好像还大有走上前给他个抱抱的样子。Jason跟他打了一架。

这家伙的每个动作,每个腾空,闪避,都是Dick的套路,都是Jason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都是他在梦里就可以回放的。他俩打进一个昏黑的小巷子(God bless Gotham永远有这么多没人的巷子),直到Jason感到肌肉酸痛精疲力竭(他可是一个多月没有训练了)。

他很累,也很困,他终于放下防御倒在脏兮兮的小巷里,剧烈的活动停下后那种恐慌空虚的感觉又回来了。Dick跪在他身边,朝下看着眼窝深陷脸色苍白,胸口起伏喘着粗气的Jason。

Jason把脸扭了过去,他不愿意看见这陌生人的脸,也许这样还能勉强让自己相信这是Dick Grayson。直到他的呼吸平静了下来,Dick把他的脸掰了回来,黄金男孩仍然笑着,好像只要一直这样笑就能唤醒他的小翅膀一样。Jason的眼光躲躲闪闪,Dick只好强迫着他看进自己的眼睛。

蓝色…?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不知从何而来,但Jason确确实实感到了长时间冰冷的血液在一瞬间爆炸沸腾,同时也头痛欲裂。他撑起胳膊想看得更清楚些,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一起。但是,他还是没有对这张如此好看的脸的记忆,一点都没有,Jason绝望地倒回阴影里。

他太累了,太困了,什么也不想思考。他闭上了眼睛,或者说这么多天的压力终于在一瞬间爆发使他晕了过去。可是Dick手在他后背和腿弯的触感还是这么温热,Dick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抱起他时在他耳边重复着一句“回家啦我的小翅膀”。

Jason再睁眼发现自己不是被安全屋的硬板床硌醒,而是舒服地躺在一张柔软宽大,看起来就很奢侈的床上的时候,他就立刻知道自己在哪里了。算了,他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应付和老蝙蝠的关系。

再说了,他还能奢求更多吗?Dick就躺在他身边呢。即使他凝视着那张脸时还是不能回忆起更多东西来,他恋人轻柔的呼吸声,蜷缩得像只小猫一样的睡姿都能使他熟悉和安心。

按理说这种受损是无法治愈的,但当这些症状已经不再影响Jason的心情,还有许多更甜蜜的方式认出一个人的身份,比如声音、动作、习惯(Jason已经熟练掌握这些了)、体型(翘臀的触感…(蝙蝠镖插脑)…

反正路还很长,他们还年轻,Dick也会一直陪着他的,不是吗?

Face blindness*:学名prosopagnosia,面部识别能力缺乏症。有的是天生,有的是后天受伤引起的,由于这方面的病例极少,科学研究也不全面,大概是因为颞叶和枕骨脑叶负责面部识别区域的一些神经路线切断,而且这种神经受损没有任何修补的办法。说白了就是脸盲,真·脸盲…

We can't live without cosmos

【动画短片】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短片及四部提名合集 [中文字幕] UP主: 丿Drum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001365

这个视频太戳了,忍不住想说一下:

We can't live without cosmos
有人愿意叫这个“没有基友我们无法生存”

看第一遍的时候深夜困到炸,还没搞懂怎么回事15分钟就过去了,当时只是觉得表达了对为航天事业付出生命的人们的敬意吧。

看第二遍之前特意翻了这个动画故事的原型,在第一次载人航天事故中遇难的苏联宇航员弗拉迪米尔·科马洛夫,以及他和尤里·加加林的深切情谊…“深切情谊”还远远不够。

科马洛夫和加加林是否有像短片里一样的两人相处模式无从知晓,但历史真实得足以让人落泪。

[他们二人都被指派参与这项地球轨道飞行任务,而且他们都知道那艘飞船不安全。 ]
[有关人员对“联盟1”号进行检查,发现203处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会让飞船在太空中的飞行变得很危险。然而,没人敢把这些问题上报给当时的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害怕会被降职、开除。因此这项任务仍按计划如期进行。 ]
[当鲁萨耶夫问他为何不退出任务时,科马洛夫回答说:“如果我不执行这次飞行任务,他们就会让替补飞行员去。而加加林是我的替补。他会替我而死。我们说好要好好照顾他的。”说完科马洛夫掩面痛哭。]
----《星人:尤里·加加林传奇背后的真相(Starman, The Truth Behind the Legend of Yuri Gagarin)》

[弗拉迪米尔·科马洛夫于1967年4月24日因飞船降落伞故障而死于飞船坠毁。]

动画的表达方式明显更加夸张和唯美,满墙的回忆…未下完的棋…他送他的书在太空中翻飞破碎…因头罩反光而看不清面容的照片…1204不能没有1203…当漫天星辰变成雪花落进两个人曾经的房间,无论这份情谊是什么,它也只能在自由浩瀚的宇宙里才能生存吧。

短片里最后“加加林”在“科马洛夫”遇难后的一个夜晚独自飞上了下着雪的飘渺的星空,穿航天服和穿飞行员服的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现实中,在科马洛夫丧生一年后,加加林死于一次离奇的飞机失事。两位航天者,因对宇宙的热爱而结识,因宇宙而生死隔离,最终也算是相聚。

但愿宇宙中的情谊生生不息。

(Bromance…QAQ

(翻着新闻就想起来这个故事只要是个上初中的人都接触过,然而那篇完全是胡编乱造的…当时读的时候就觉得说不出的虚伪别扭,现在再看这随意捏造的课文真是sick…

真实的故事:
http://m.ku6.com/show/AqSRgqLLUSJVUljsmu41xw...html

Knock Knock

Who's there?

Doctor.

Doctor who?

Exactly.